首页 > 怀化文明网 > 国学讲坛 > 正文

王立群读史记(三)立储风波

画外音:在上一期节目中,王立群先生讲到司马迁在《·外戚世家》中记载了影响少年刘彘命运的两个女人,一个是薄皇后,一个是刘彘的母亲王美人。汉景帝前四年,在薄皇后无子的情况下,汉景帝立了栗姬生的长子刘荣为太子,同时立刘彘为胶东王。这样看来,皇太子已经名花有主,刘彘的皇太子之梦也就此该结束了。那么,刘彘的命运还会发生改变吗?谁会对已经定型的格局进行调整呢?影响刘彘命运的第三个女人是谁呢?

上一集我们讲到影响少年刘彘命运的两个女人,一个是薄皇后,一个是王娡。这一集我们开始介绍其他几个女人。

第三个影响少年刘彘命运的人是长公主刘嫖。长公主也被称为馆陶公主,窦太主,她是后来窦太后的长女。

这个人在刘彘登上太子之位的过程之中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。长公主刘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?她是汉景帝的姐姐啊,这个位置已经很高了,但是长公主这个人有一个大的特点,就是贪欲。她的贪欲特别强,她自己做了长公主,她还想让自己的女儿也同样富贵。在这一点上,就像我们上一集讲过的吕后、薄太后、长公主都是一个样,这大概也是一种人的天性,就是自己这一代人富了,贵了,还想让自己的子孙万代都要既富且贵,所以长公主刘嫖她本来不应该搀和到这个事情中来。结果她有一个女儿,这个女儿很有名,她的女儿叫阿娇,是个很有名的人物。在汉武帝的早年和武帝的初年,她是一个很有名的人物。她想让自己的女儿也富贵。她就怎么办呢,她就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太子。如果自己女儿嫁给太子的话,那么将来太子一继位当皇帝,她的女儿就自然而然升为皇后了。所以长公主刘嫖卷入这个事件,她的出发点是为自己的女儿找一个太子。

刘嫖首选的当然并不是王娡的儿子刘彘,因为在景帝前四年,他封刘彘为胶东王的同时,我们上一集讲过,他同时封了长子刘荣做皇太子。所以那么长公主选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太子刘荣,当然他找太子刘荣(的母亲),想把自己的女儿许给太子刘荣这件事情碰壁了,被太子刘荣的母亲拒绝了,拒绝得非常干脆。这一拒绝,导致长公主把目光转移到其他皇子的身上,在这个节骨眼上,王娡又出面了。王娡这个时候她的儿子已经被封为胶东王了,王娡抓住这个机会,因为长公主向太子的母亲求婚这件事情被太子的母亲拒绝以后,长公主正在生气,正在寻找一个新的将来可能被立为太子的人。这个时候,王娡就贴上去了。就靠近,有意地靠近她,这样在宫廷内部形成了一种什么关系呢,就是长公主刘嫖和王美人王娡两个人联手的这样一种局面。这个局面如果一旦形成的话,那么有可能得益的将来是她们两家,她们的如意算盘也是这样打的。如果王美人的儿子刘彘将来被立为太子,那么有可能长公主让自己的女儿由太子妃再升一步。长公主与王美人的联手对少年刘彘登上太子之位的影响可是太大了。因为长公主她有一个很便利的条件,她可以很轻易地见到她的弟弟汉景帝,所以她就可以在她弟弟面前说刘彘和王美人的好话,这是很容易做到的。这个人物对刘彘登上太子之位影响很大,在这个过程中间,有一个流传非常广的故事叫金屋藏娇,这个大家都知道非常有名的一个故事。它是写刘彘小的时候,长公主把刘彘,因为她是刘彘的姑姑,把这个小刘彘抱在腿上逗着他玩,然后就问刘彘说你要不要娶妻子啊,指了指身边她那百十个侍奉她的宫女,一个一个点着看问刘彘要不要,刘彘都不要不是。最后点到她自己的女儿阿娇,然后这个刘彘就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,说若得阿娇为妻,当造金屋储之。就是说如果要娶阿娇为妻子的话,我要造一个金房子让她住。这就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“金屋藏娇”的故事。这个故事流传之广,已经到了人们都已经忘了它是出自野史了,并不是出自正史的记载。我们看《史记》,看《汉书》都没有这个“金屋藏娇”的记载。这个记载出自什么呢,出自有一部书,我上一集讲到过的一部书叫《汉武故事》。《汉武故事》现在署名的作者是东汉的班固,班固写作了《汉书》,但是现在人们把《汉武故事》这一个野史也说成是班固写,这个我们只能说是后人托名于班固写的,班固写没有写这本书历史没有记载,所以我们不能相信野史的话,但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,少年刘彘是个很聪明的人。当几个女人为太子的位置,为皇后的位置,在角逐的过程中间,受到影响的刘彘他并没有卷入这个事情,特别是他没有主动地卷入这个事情。因为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刘彘是多大呢?是他立为胶东王到立为太子这个期间,三年的时间,他七岁被立为皇太子,四岁被封为胶东王,四岁到七岁之间这三年发生的事情,刘彘不会起多大的作用。但是少年刘彘应该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,至于个“金屋藏娇”的话是不是出自刘彘之口,无考,史书中间没有记载,但是野史和小说家记载了,这个故事又流传非常广,一直到今天我们还有一个成语叫“金屋藏娇”。

画外音:王立群先生认为,对于长公主和王美人来说,一个是想让女儿富贵,另一个是想让儿子当太子。俩人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这样一来,长公主和王美人就联起手来,而四岁的刘彘哪里知道其中的复杂,他的命运还会受到谁的左右呢?

从前面王立群先生的分析来看,栗姬得罪了长公主,确实对太子刘荣来说是一件很不利的事。但是以长公主单方面的说辞,汉景帝也决不会废掉太子改立他人,这对刘彘来说,仍然没有当太子的希望。而王立群先生认为,司马迁在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中还透露了一个人,她对少年刘彘来说意义非同一般,那么这个人她会是谁呢?她到底会怎样影响少年刘彘的命运呢?

下面我们介绍影响少年刘彘的第四个女人,栗姬,也就是景帝长子、皇太子刘荣的生身母亲栗姬。

我们从历史的记载来看,她是齐地人,就是山东人,她生了三个儿子。一个被封为太子,另两个被封为王。但是,在她的儿子在景帝前四年被封为太子的时候,栗姬竟然意外地没有被封为皇后。当然这个没有被封为皇后我们可以考察一下,这个封她儿子做太子这一年是汉景帝前四年,这个时候皇后是谁呢,还是上一集我们讲到的第一个女人薄皇后,薄皇后虽然无子无宠,但是并没有被废,她仍然是皇后,但太子立的是栗姬的长子,也就是汉景帝十四个儿子中的长子刘荣。就是因为原来那个薄皇后没有被废,当然,这里边有没有其他的因素,汉景帝在继位的第四年,也就是景帝前四年,只立太子不立皇后有没有其他的意思。比如说,等待,观察,另有所想,会不会有这些想法,没有记载。但是我想,汉景帝这个时候只立太子不立皇后一定有他的考虑。因为他处在一个非常复杂的局面之中,那么多儿子到底立哪一个,他首先立的还是长子,但是不是嫡,这个时候他的嫡妻是薄皇后。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栗姬足够的重视,因为立了栗姬的儿子为皇太子没有立她为皇后,这里面存在很多变数。

第一,栗姬将来能不能被立为皇后,这是一个问题吧,这也是一个变数啊,她能不能立为皇后,会不会让那个局面一直保持下去。一个是皇后,一个是太子,本来皇后跟太子应当是母子关系,现在却分为两块,这个局面要保持多长时间,什么时候才能改变,不知道。另外,如果说自己的儿子被立为太子,而自己长期不可能立为皇后的话,会不会又反过来又影响到自己的儿子当太子呢,这也是个变数啊,这也是一个当时难以回答的问题。

第三,薄皇后是皇后,栗姬的儿子刘荣是太子,这样一个两下分离的状况,会不会给其他的妃嫔们造成一种错觉,让她们感到有机可乘,有没有这种可能性。总的来说,太子立了,而皇后没有立,这应当对栗姬是一个危险的信号。

画外音:根据王立群先生的分析和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的记载,栗姬其实已经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,但栗姬自己一点意识都没有,还在做着美梦。或许栗姬非常自信,毕竟她的儿子是汉景帝的长子。根据立嫡为长的原则,刘荣的太子之位是当之无愧的,所以当长公主向栗姬提亲时,栗姬大胆拒绝,毫不犹豫。那么栗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王立群先生又是怎么评价栗姬的呢?

在她的儿子被立为太子之后,她就遇到了第一件事情,就是长公主代女儿阿娇向她的儿子提亲。长公主刘嫖这样做的目的我们上一集讲过了,她是想让自己的女儿将来做皇后,但栗姬的反应是非常果断,非常快,断然拒绝。栗姬的拒绝,理由史书没有讲,我想这个理由大概主要有两点。

第一,妒嫉。栗姬是一个妒嫉心很强的人,因为这里边有这么一个事实,栗姬之所以这么妒嫉长公主,是因为长公主不断地向她的弟弟汉景帝推荐美女。长公主这样做显然是为了讨好她的弟弟,她不断地向她提弟弟推荐美女,这样长公主在景帝面前实际上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呢?扮演了一个婚介所的婚介人的角色,不断地去介绍,而且她提介绍又非常准,一介绍就成功。汉景帝对他姐姐介绍的这些女人一个一个地加以宠幸,这个对栗姬的刺激很大,所以栗姬就觉得她之所以受到冷遇,都是这个馆陶公主在中间捣鬼。现在你竟然还想让你的女儿来做我的儿媳妇,那没门儿,绝对不可能,所以她断然拒绝,这是妒嫉。

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幼稚。栗姬这个人她并不坏,这个人有妒嫉心,我觉得作为一个女人,作为一个有夫之妇,自己的丈夫,当然自己的丈夫是个很特殊的男人,他是皇帝,不断地有人给他介绍新宠,那么作为栗姬来说,她不满意,这很正常。但是栗姬这个人有一个很大的弱点,就是她太幼稚。她这个幼稚就是她不知道,宫廷之中是充满了各种变数,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。而且栗姬这个时候,她的幼稚最突出的表现,我们可以替栗姬想一下,栗姬这个时候只盯着谁啊,因为她儿子已经被立为太子了,她只差一步就可以当皇后了,而那个皇后还是占着位子不生孩子的薄皇后。所以我们可以想象,栗姬的眼睛只盯着谁啊,只盯着那个薄皇后。她只想着什么时候,怎么办法,让薄皇后把这个位儿给腾出来,她就想这么一点,她盯着薄皇后,她忘了还有人在盯着她。我们中国有一句俗话,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栗姬是眼睛盯着薄皇后,她没有想到后面还有一双眼睛在紧紧地盯着她。这个人是谁呢?王娡。王娡还在盯着她呢。所以栗姬在这个问题上面表现得很幼稚,由于她的幼稚,她不了解宫廷斗争的复杂,她不了解太子之争、皇后之争是生死之争。其实在她前面栗姬应该有所耳闻了吧,栗姬是汉景帝时期的人啊,她起码知道戚夫人的故事吧,起码知道吕后的故事吧,她知道皇位之争、太子之争、皇后之争是生死之争,她应当有这个经验。但是她没有考虑那么多,所以这个人是个很幼稚的人。所以在这种局面下,栗姬没有深入的思考,就断然拒绝了长公主。

画外音:本想自己女儿富贵的长公主没想到在栗姬面前碰了一鼻子灰,王立群先生认为,栗姬的妒嫉和幼稚无疑把长公主推向了自己的对立面,而长公主也决非等闲之辈,她会善罢甘休吗?得罪了长公主,这会给栗姬带来什么呢?

遭到拒绝的长公主马上就做出了反应,长公主做了两个方面的反应:

第一,在景帝面前诋毁栗姬。她诋毁得很厉害,据记载,这个长公主给汉景帝讲了一件事情,她说栗姬对她很不好,说栗姬和其他的妃嫔们在一块聚会的时候,长公主只要一去,栗姬总是让自己的侍者,就是自己的宫女指着长公主的背辱骂她,诅咒她,结果导致景帝望之,史书记载“景帝以故望之”,这个望就是怨恨,汉景帝为这件事情对栗姬产生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印象,很怨恨她。这个事情当时并没有发作,但是长公主长期地不断地在汉景帝的面前说栗姬的坏话,日积月累下去,它对栗姬是非常不利的,这是长公主一个方面的反应。

另一个方面的反应,长公主主动地去交好王美人。这样栗姬就处在王美人和馆陶公主,长公主,两家联手来对付她的局面之下,所以栗姬是影响少年刘彘一个很关键的人。因为她的儿子是太子,如果说栗姬的地位动摇了,会直接影响到太子的地位。如果栗姬的地位动摇,太子的地位动摇,那么王美人和刘彘就有可能有机会。所以我觉得栗姬在这个时候她确实有自己的过失,有她的取死之道,就是她犯了一些不可原谅的错误。

她这些错误,我给她归纳起来大概有四点:

第一,栗姬对帝王妃嫔的地位缺乏足够的认识。你既然作为帝王的妃嫔,作为帝王的妃子,你就不要指望帝王忠于你,忠于爱情啊。当你嫁给皇帝那一天起,你就要做好这个准备啊,你就要面对你的许许多多情敌。你既要嫁给皇帝,又希望皇帝对你用情专一,海枯石烂,这怎么可能啊。这就是太幼稚了,这就是栗姬对帝王妃嫔的地位她缺乏足够的认识,她意识不到这个问题。在这一点上,我们上一集讲过的薄太后她很高明,你不就是一夜情吗,以后再不见面吗,她就都认了,一切都承认了,她不去和这个命运做任何抗争,结果她一连串的幸运。栗姬对这个问题没有这样自觉的认识,她是觉得我给你生了一个长子,你和那么多人好,你就再不理我了,她就抱怨,甚至把这怨气发泄到长公主的身上,她圣贤帝王妃嫔的这个位置缺乏自觉的认识,这是她的第一个不足之处,取死之道。

第二点,她严重地低估了长公主的能量。她太低估了长公主的能量,因为她觉得你叫你的女儿嫁给我的儿子,我拒绝了你不能怎么样我,我的儿子是太子,她太低估长公主了。长公主之所以在汉景帝面前得宠的一个重要原因,我们刚刚讲过,是她不断地向汉景帝介绍美人,所以景帝很信任她,景帝离不开这么一个婚介人。所以你现在和她较起劲来了,当然她在景帝面前说你的坏话。栗姬对长公主巨大的破坏性太缺乏了解,太缺乏认识,在这一点上她远不如那个王娡。王娡是利用了长公主,而栗姬是得罪了长公主。

第三,她严重高估了太子地位的稳定性。她觉得她的儿子立为太子了,这就是铁定的了,不可能再改变了,太子的位置就永远不会变,这也太幼稚了。

第四,她对自己能够取得皇后之位过于乐观。儿子已经立为太子了,自己当皇后不是早晚的事吗?未必。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她只想到自己的儿子是太子,自己早晚要当皇后,所以我谁都不怕,你长公主我也照样顶。将来我的儿子当了皇帝,我就是皇太后,她整天做着这个梦。

画外音:浅薄的栗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已经潜伏的危险,她还完全不知,但是仅仅因为栗姬的幼稚和无知就能改变少年刘彘的命运吗?事情会这么简单吗?在中国历史上,历来在太子之位的争夺上都充满了血腥的味道,刘彘的太子之路还会受到谁的影响呢?

从王立群先生根据《史记·外戚世家》记载的史实分析来看,影响少年刘彘命运的四个女人已经纷纷登场,她们分别是薄皇后、王美人、长公主、栗姬,但是从这四个女人的力量对比来看,还都没有对刘彘的命运产生关键性的改变,尽管她们都在不同方面影响着汉景帝,太子刘荣的母亲尽管很不得景帝的喜欢,但是景帝仍然没有废立太子的意思。那么刘彘的命运还会受到谁的影响呢?

影响少年刘彘命运的第五位女人,窦太后。这个也是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物,窦太后也是影响少年刘彘命运的非常关键的一个人物。

我们先简单回述一下窦太后的身世,窦太后这个人原来地位很低,窦太后叫窦漪房,她最初入宫的时候是做吕后身边的一个宫女,吕后都没有想到,她身边的这个小丫头将来就是汉朝的太后。她没有想到,作为她的一个宫女,但是后来呢,吕后有一个决定,就是把她身边的宫女赐给当时刘邦已经分封的几个刘姓王,而且规定,一个刘姓王分给几个宫女。结果呢,这个窦漪房恰好也在分封的这些宫女之中。窦漪房是什么地方人呢,是当时赵国人,赵国清河人,也就是现在河北的清河。所以她希望能把她分到赵地去,这样离家不近一点吗,她就给管分配的宦官打招呼,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托关系了。她先托关系给主事的宦官说,将来分的时候你一定把我分到赵王那儿去,大概是没有送礼,主管这个事的这个人印象不深,话虽说到了,到分的时候忘了,印象不深忘了,结果没有把她分到赵地,把她分到了代国。走的时候,窦漪房是哭哭啼啼,死活不愿意走,就阴差阳错地把她分到了代地,和她同时去的还有四个女的,五个宫女全分去了,结果一去,窦漪房的一生出现了很多戏剧性的变化。五个宫女分到那儿去了以后,代王刘恒就喜欢这个窦漪房,这是第一个幸运。

第二,得到宠幸以后呢,这个窦漪房为代王刘恒生了一个女儿刘嫖,生了两个儿子,长子刘启就是后来的汉景帝,次子刘武就是后来的梁孝王,生了一女二子,这是第二个幸运。得到宠幸了,分到赵地是个什么命运不知道,分到代地她成了代王刘恒宠幸的宫女。

第三,就是在平定诸吕之后,这个代王刘恒出乎意料地被大臣们推举为皇帝,这就是历史上鼎鼎大名的汉文帝,这是第三个幸运。

最后一个幸运,也是最关键的一点,窦漪房虽然受到刘恒的宠幸,但是刘恒前面有一个嫡妻啊,就是他有一个王后,而且这个王后她还有四个儿子,有的史书记载是三个儿子,就是她还有几个儿子。非常奇怪的是,汉文帝被立为皇帝以前,他的王后和这个王后立的四个儿子都先后病故,一个接一个地死了。王后死了,王后的四个儿子也一个接一个死了,当然这个死和窦漪房无关,不是她要谋这个位置害人的,都是意外地死了。这样一来的话呢,窦漪房的位置突出了,所以这个窦漪房就被汉文帝封为了皇后,她成了汉文帝的皇后了,到了景帝朝她就成了窦太后了。所以这个窦漪房也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女人,我们在中间讲过,宫廷中间的很多妃嫔有一些像戚夫人像栗姬是非常不幸的,也有一些非常幸运的女人,像我们上一集讲的薄太后,这一集讲的窦太后,都是非常幸运的妃嫔,她最后竟然做了太后。她做了太后之后,那么她对少年刘彘的命运会有什么影响呢?这个窦太后在皇子的继承权上应当是一个很有发言权的人,她在皇子继位的问题上,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?请看下集《储君之争》。(来源:百家讲坛资源网)

 

责任编辑:杨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关键词: 曾国藩家训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