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怀化文明网 > 魅力怀化 > 正文

溆浦去“吃春”

怀化新闻网讯  (通讯员 邹志霞)春暖花开的四月,正是“游子寻春半出城”的时节,“到溆浦‘吃春‘去!”成了时下最热门的话题。

“吃春”,吃的是春天鲜嫩的时令野菜,吃的是那份兴致、那份满足,那份春天的味道------跟着春天的脚步,在山野里扯一把春笋、野葱,捋一些蕨菜、掰几捆香椿,尽情感受舌尖上的春韵。此时的时令野菜,得天独厚聚集了天地之精气,日月之灵光,气味雄厚,营养价值最高,如果配上名厨料理,那真是一道难得的可口美食。而在溆浦,你就能美美地享受到这顿食之难忘的饕餮大餐。

溆浦位于怀化市东北面,距怀化市区不足100公里,高速公路、铁路1个小时就能到达。溆浦幅员辽阔,土地肥沃,雨水充沛,山川秀丽,四季分明,属亚热带湿润气候,最适宜野生植物生长。每到清明谷雨后,溆浦市面上早早地就有“春笋、野葱、蕨菜、香椿”四大时令美味出售。溆浦的春天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逼人的馨香。“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”,这是诗人刘禹锡描写洛阳人争先恐后出门看花的情景,但用在描写溆浦人争着”吃春”的独特口味上也—点不为过。

春的讯息仿佛是从笋尖上逸出来的。婉约的春雨浸润了泥土,春笋呼啦啦地长了出来。采摘脱壳后,匠心独运的溆浦人,按笋品种质地分类,参照食材搭配,有的拌炒、炖焖、清煮、泡汤、或佐以浓酽的油泼辣椒凉拌或焯水去涩加葱爆炒,不论哪一种做法都清香可口。我口味重,大多选择溆浦特有的擂钵辣椒凉拌,或辣椒擂笋,油汪汪、红艳艳的,食起来脆生生汗流浃背,满口春天的味道和自然的气息,让人百吃不厌。大有文学家李渔“人正食笋而遗肉,则肉为鱼而笋为熊掌可知矣”的感慨!如果李渔今还在,食之溆浦人做的春笋,那就更会大加赞赏“此蔬食中等一品也”!

溆浦土地肥沃,春雨丰足,野葱生长得天独厚,你只要迈出乡村门坎,路旁、溪边、山坡和菜园隙地到处都生长着粗壮饱含绿意的野葱,俯拾伸手就是一大把。在别的地方,我很难吃到野葱做成的特有美食,而在溆浦就够让人享用的。溆浦人经过一代代尝试,可把野葱做成腌菜,待日后慢慢食用,那味道酸软爽口,开胃送饭,和饭拌绞香气扑鼻,令人食欲大增。作为时令鲜食,溆浦人砧板滚刀,把野葱切细,再与两三个鸭蛋打碎拌匀,加几瓣蒜头,用旺火煎炒成饼,色香味全在你的食欲里。

“竹笋初生黄犊角,蕨芽已作小儿拳。试挑野菜炊香饭,便是江南二月天。”一首宋代诗人黄庭坚《春阴.竹笋初生犊角》的诗句,道尽了春笋和蕨菜的美味饴香,联想起来口内生津。蕨菜野生在中国极为普遍,取之不尽,各地食用做法也大致相同,而溆浦人做出的味道却别具一格,至少我情有独钟。阳春三月,经二三场杏花雨后,蕨菜尖儿紧握着小儿般的拳头从地下冒了出来,此时赶着潮儿遴选20公分长的茎采摘,回家后漂去蕨菜的粘液和涩味,过沸水焯后,溆浦人可把蕨菜做成很多种花样。但我最青睐的有两种做法:一是把每根蕨菜掐成N根小条,长度不变,同样用擂钵辣椒凉拌,淋上足够食用油,那色泽和清香,入再挑剔的吃客法眼,闻其香恨不能生啖其肉了;第二种做法是焯过后的蕨菜切成小段,待锅里氤氲着浓郁腊肉香气时,把蕨菜倒入其中,这时溆浦人一改常态摈弃擂钵辣椒,而是放入一段段干辣椒,配上生姜、蒜头合煮;起锅入盘再敷上一层齑葱,从厨房端上桌,一路生香,大块朵颐,让人觉得人生满足不过如此。

“竟夸天下无双艳,独立人间第一香”。最后一道菜,便是香椿了。香椿的做法,看似溆浦人做得简单,但奥妙之处,不全依赖主食材本身。香椿炒鸭蛋、香椿凉拌,工序与前几种炒法差不多,但溆浦人精妙之处——移花接木。溆浦的“擂钵辣子”早已名声在外,在做香椿两道菜时,已经配备了上乘的干辣椒和着蒜头、生姜一同捣碎,并在其中放入清香的茶油,待香椿快要起锅时,趁着滚烫的热锅把擂钵辣子倒入锅内,随着一阵热浪翻腾,混合着各种馨香洇染了食客的鼻翼,吃起来脆香外,连身上那最没感知的味蕾也舒坦起来。这两样极品食材珠联璧合,真是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。

每年的清明节,我都要回老家为逝去的亲人挂青,上山下山疲惫不堪,饥肠辘辘时吃一顿家乡春天的时令菜,全身立感轻松起来,而且让我一路回味无穷。

有人说:生在苏杭,葬在北邙,窃以为吃春天的时令野菜——应在溆浦!

责任编辑: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