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怀化文明网 > 文明播报 > 正文

我的父亲烧炭翁

翻开历史的扉页,回眸共和国成长的点点滴滴,让我心潮澎湃,使我思绪万千。国家的繁荣富强,人民的幸福生活,早有让文字流诸笔端的懵懂和冲动。

我亲爱的共和国,忆往昔,住在新晃侗族自治县波洲镇杉木塘村长塘坳高坡上的山里人——我的老父亲, “白+黑”地蹲在炭窑边,加火添柴。三五天后,烧出一窑炭。木炭出窑时,父亲满脸沾上黑色的碳灰,花猫猫的,鼻孔里,眉宇间全是黑色的。就连吐出的口水,甩出的鼻涕都是黑色的。目睹着这一幕。看着花脸有些好笑,但又让人感觉心里在隐隐作痛。

出窑的木炭经过父亲的精心打理,装在用竹子编成的竹楼里,靠着肩挑背驮。一个下雨天,父亲穿着皮草鞋,踏着黎明的曙光,沿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,一步一摇地爬上累子坡。下坡时,雨水、泥巴钻进了父亲的皮草鞋。皮草鞋的鼻子深深地勒进了父亲的脚拇趾和脚趾之间。父亲只好脱下皮草鞋,挂在扁担上,光着脚板继续往前走。下得累子坡,穿过龙马田,花了两个多小时,走了20多里山路,终于到达新晃县城。此时的父亲已是大汗淋漓,卖了木炭,称上两斤猪肉,买上几个油炸粑,端上两点水豆腐,挂在扁担的两端。扁担上的猪肉、粑粑随着父亲急速的脚步左右摇摆。待父亲赶回家时,已经是日暮时分,看着疲惫的父亲坐在家门口的大石板上,掏出旱烟袋,装上一袋烟,吐出一圈圈白色的烟雾,萦绕着父亲脊背上那汗渍斑斑的衣服,裤管上的黄泥巴,甩到了小腿上的脚弯边……父亲挑着木炭艰难行走的画面又历历在目。我在冥冥中苦思:如果我们这里有一条公路,能通车,那该多好啊!

此时,耳边突然响起了父亲叮嘱的话语:“妹崽,快吃油炸粑。吃完后,就把猪肉烧好,洗好,煮夜饭吃了。肥肉熬油,精肉就分做5天吃,等到下场赶场,我再去卖炭买肉,别浪费了,‘有日’也要记住‘无日’。记得以前我们炒菜时,是用一块小白布包住筷子头,放进油罐里蘸一下,赶快提起来,然后才放进炒菜锅里,在锅子里转一圈就拿起来,就放菜下锅炒。有时候家中没油了,就熬干锅,或者是在煮饭时取些米汤 ,放进炒菜锅里,当油使用……”

2018年8月的一天,是杉木塘村大喜的日子。这天,一台台挖掘机在累子坡奏响了连村公路的新乐曲,打破了山野的沉寂,唤醒了百姓的激情。轰隆隆的乐曲声浸润着村民的心田,召唤者山里人美好时光的到来。

挖掘路基,硬化养护,安全设施建设等等,一应俱全。一条路基宽4.5米,硬化3.5米的连村公路于2017年底全面竣工,国家投资300余万元,为坳背村、长塘坪村(原杉木塘村撤并其中)2800余人解决出行困难,结束了山里百姓千百年来的肩挑背驮之苦。如今漫步在回乡的硬化公路上,享受着城里人一样的生活,脚不沾泥,雨不湿衣。

看今朝,国家政策好,人民幸福多。昨日(周六),我买上父母喜欢吃的食物,坐上开往坳背村的公交车,回杉木塘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。上得车来,我感到十分诧异,车上坐着一个50多岁的妇女,带着她的孙子、孙女,还有一个回家的小学生,包括我在内只有五个乘客。我甚是疑惑:“师傅,只有这几个人坐车,您就开车了,不亏嘛,油钱都补不了啊?”“哪怕车上只坐着一个乘客,或者是一个乘客也没有,我们都要准时出发,每天五趟,风雨无阻。为了方便百姓,国家针对乡村道上的公交车特殊情况作相应的补贴。”

车上50多岁的大姐高兴地说:“现在我们农村可好了,公路修到大门口,公交车也开到了屋门口,方便我们的孙子孙女上下学,我们赶场买卖货物都方便至极,感谢国家的好政策啊。”说话间,大姐还亮开嗓门,唱起了山歌:

深山老林侗估佬,出门爬坡羊肠道;

如今公路通门口,幸福生活乐逍遥。

师傅高兴地对笔者说:从2018年9月份以来,我们县的花草溪村,炉冲村、两河口都开通了公交车,以后还要逐年增加,拓展到其他村落。

不知不觉中,车已开到了我家门口,下车进屋。83岁的老父亲看着我买的猪肉、米粉、水果……面色略写沉重:“你自己去把东西放到冰箱里吧。”我走到冰箱前,打开冰箱,只见冰箱里塞得满满的——猪脚、排骨、鸭子、腊肉……“你们怎么不吃啊?”“我们天天都吃好的,前两天还杀了一只鸡吃,你妈每餐还喝两杯酒呢!天天喝酒吃肉,我们吃不快呢,你们少买点咯。”

看着父亲那一脸焦急的模样,我连忙安慰道:“没怕,没怕,你们吃不快,喊隔壁的伯伯,伯妈一起吃。大家吃,大家香!”

陪父母聊聊天,与父母一起吃罢晚饭。临走时,我从钱夹中取出500元钱递给父亲:“你拿着,得做小用。”“不要,不要,上次你帮我们取回来的1000多块钱的养老钱,我们都还没用呢!现在国家政策好,我们农民也像国家干部一样,月月拿上了退休金(养老金),真是感谢好政策。”说话间,父亲把钱塞进我的衣袋里,“你们在外面干好自己的工作,现在我们在家里生活得很好,只要有个头痛脑热的,家庭医生就会及时上门服务,小病在家治疗,大病家庭医生就会帮我们联系医院救护车,把我们送往医院治疗。还有大病互助金,医疗费也可以报销70%以上……”

父亲远远地望着即将消逝的炭窑,脸上写着些许留恋,但转眼看着家中无尘污染的电火箱,瞅着家中冬暖夏凉的空调,父亲脸上瞬间绽放着幸福、甜蜜的笑容。(通讯员 田元春)

专栏作者
责任编辑:羽潼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