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怀化文明网 > 魅力怀化 > 正文

端午随笔

端午节前夕,行走在乡镇集市上,节日氛围弥漫了整个街角,粽叶、粽子、鸭蛋、艾草随处可见,街面吆喝声更是较着劲的喊。曾在北方生活十余载的我,不由的想起了北方的端午,实事求是的讲,还是家乡好,节味重,对哪里有划龙舟的也有言传,谁又不说家乡好了?

在外生活多年,给我留下了深切的感受,那就是:有父母的地方才有家,有家的地方才有节。日后为人父了,这种感受也不会减,更不会淡。

过去老是盘算着,等退役回家了,要多陪陪父母,把以往欠下的孝,偿还了,哪怕陪父母吃顿饭,或给父母做顿饭,都行、都好。可父母总在电话里叮嘱我,工作要紧,回不来还有下次,别把公家的事给耽搁了。父母是朴实的人,没有过多的言辞,不会说修饰过的话,言语之中,除了实在还是实在。我很清楚,他们总是站在子女的角度为子女考虑,宁愿自己承担多一点、承受重一些,也不愿给子女拖后退、添麻烦,天下父母心都是可敬可佩的。

原本想着,端午是成家后的首节,带上爱人,买父亲的烟酒,买母亲的衣服,双双俩俩回家看看,是一件让父母多么宽慰的事,这种念头最终还是一闪而过,并没有停留多久。爱人说,你就安心值班吧,我先代表。爱人是善解人意的人,知道我值班,并没有埋怨,当成事来回说,并说,打消我娘家这边的顾虑,我会圆说的。

人不到,话要到。端午节一大早,是父母先叫我名字的,这好像成了他们的习惯。父母每当看到儿女、儿媳来电话,话都在我们前面,似一种迫切的感觉。这种感觉,是亲情,是关爱,也是站在村口远望的期盼。相比过去离家千里而言,如今,父母的各种牵挂并没因我离家近而减弱,像一口气时常提在胸口。电话里,父母告知我家里山货多,等着你们回家吃。这让我想起了有一年休假回家,那是冬季,母亲竟拿出杨梅来给我,我开始一愣。母亲说:你爱吃杨梅,我到树上选摘了一些存放在冰箱里,以为你夏天回来,没想到一放放到了冬天,解冻了还是能吃的。听了母亲的话,我一时竟说不出半个字。

这次电话里,父母还特意说,端午前就开始备咸鸭蛋,烘干了不少河鱼,家里还有鸡鸭,什么时候回来?回家就有口福了。我不难明白父母准备的各种山货,都是依着子女的口味准备的,清楚子女爱吃什么,就准备什么,而唯独忽视了自己的胃和口。

父亲历来对我严苛,始终保持着父辈的威严,从不允许我吸烟喝酒,更不会邀我吸烟喝酒。这次电话竟破天荒的说:端午回家来陪我喝一杯。听了父亲这话,我是觉得他认为我长大了,可以陪他喝酒了,才邀我喝酒。父亲放下了过去的威严,我在感到格外亲近的同时,也感受到了岁月的沧桑正让父亲渐渐变老。我没有直接回复说回不来,而是说:跟妈在家把伙食搞好,上次给买的酒别放了。

夏季的午后,天空无泪,阳光未眠,后窗外的芭蕉叶随风摇曳,我收起了笔。

责任编辑:zengfeng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