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怀化文明网 > 魅力怀化 > 正文

通道县牙屯堡镇:千年古寨,飞速发展

 

梦在心中,路在脚下。曾几何时,带着从哪里来的历史疑问,我翻看了团头老家的粟氏族谱。“天福二年,吾祖卜宅于此。”几个字赫然印入眼帘。啊,我不禁一怔,家乡人民繁衍至今竟已上千年!

然世事无常,朝代更替,我们的祖祖辈辈都经历了些什么?

古已无考,实在令我倍感遗憾。惟民国以来,每听耄耋老人口述,了解到沧海桑田之变化,慨叹之余又豪情满怀。

田埂上,爷爷苦涩回忆道:那时候,太爷没有土地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汗水流在地主火热的田野里,家人却吃着野菜和谷糠冬天的风雪狼一样嚎叫,太婆却穿着破烂的单衣裳她去给地主缝一件狐皮长袍, 又冷又饿跌倒在雪地上经过了多少苦难的岁月, 我们才盼到新中国成立的好

火塘边,奶奶喃喃告诉我:在我们这些边远贫困山区也实现了贫农得地开心,中农有利放心,富农不动定心,地主劳动同心的喜人场景。敬爱的毛主席,我们祖祖辈辈做梦都在想着有朝一日自己能有一亩三分地,能在自己的土地上耕作,那有多高兴呀……这个梦想实现了。现如今,国家政策更加好,我们农民在自己的土地里出力劳作,劳动成果完全归自己所得,而且还有三农补贴。这样一来,我们的生产劲头怎能不大呢?

屋檐下,爸爸无比动情地说:在过去,缺少消防设施,人们防火意识低。寨里一把火把房屋烧得一片精光。父母艰辛地养育了我们兄妹三人,在生产队里靠体力挣工分养活一家人吃饭。那场景、那香味,至今令人难忘。在家里,因为我最小,也常捡大人们穿过的一再修改的衣裳,正是新三年、旧三年、缝缝补补又三年。尽管条件这么苦,你爷爷奶奶还是想尽一切办法送我们兄妹几个陆续上学堂。开学头一天,你奶奶为我做好了灰布书包,我背着它,心里哪,别提是多么的高兴呀!

流年似水,岁月如歌。我们迎来了改革开放,我们又走进了新时代。我们欣然发现,一路走来,即使是在我们少数民族边远侗乡,一幢幢别墅式民房点缀绿野,一条条水泥村道交错相通,一个个文化广场相继建成,一项项兴农产业扎根山坳,一座座生态农庄棋布四方太阳能路灯亮堂堂。

如今的千年古寨,生活环境越来越美,人民口袋越来越鼓,精神生活愈发充实,幸福旨数油然而生。有《如梦令.团头大鼓楼》为证:忆昔谋生此处,早出晚归难富。今革故鼎新,大鼓楼中歌舞。同祝,同祝,侗乡发展飞速。

抚今追昔,这里是共和国第一大将粟裕将军的祖居地,是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的红军长征途经地,是一年一度的湘桂黔大戊梁民族歌会胜地。

我不禁想起几句歌词来:抬头远处有青山,举目近处有绿水。黎民健康心情爽,神仙来了不想回…….(通讯员 粟少红 粟方勇)

责任编辑:羽潼 实习生:杨思嘉 曾逸佳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0